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新闻月刊!

010-52897789

客服工作日 9:00~20:30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中国新闻时政网 >>艺术世界 艺术世界

浙博展金石书画 含罕见全形拓本沙孟海碑帖鉴藏

浏览: 编辑:中国新闻时政网 时间:2020/9/12 14:51:41
导读:由浙江省博物馆策划的“金石书画”系列展览(第四期)于9月4日至10月25日期间,在浙博武林馆区(西湖文化广场)开展,分碑帖、书法、绘画、文献四个门类,展出作品94件。其中碑帖部分下设周希丁青铜器全形拓 …
由浙江省博物馆策划的“金石书画”系列展览(第四期)于9月4日至10月25日期间,在浙博武林馆区(西湖文化广场)开展,分碑帖、书法、绘画、文献四个门类,展出作品94件。其中碑帖部分下设周希丁青铜器全形拓艺术、张效彬旧藏善本碑帖,以及沙孟海与碑帖鉴藏三个小专题;绘画部分主要有金石家绘画专题;书法和文献部分则分别为明代名家手卷和滨虹草堂友朋书札(三)——傅雷致黄宾虹书信专题的上篇。
由浙江省博物馆策划的“金石书画”系列展览,自2016年至今,已成功举办了三期,颇受业界好评。此番推出该系列的第四期,并将在年底前,出版与之配套的第四卷同名图录。
碑帖
《金石书画》以往各期,一般都会以全形拓作为开篇,渐已成为惯例。本期重点介绍的是现代青铜器全形拓代表人物周希丁(1891-1961)先生的作品,对全形拓感兴趣的观众,可从中一窥“周拓本”的艺术魅力。此外,西周大克鼎全形及铭文未剔本(吴士鉴旧藏)、端方赠孙诒让秦权全形拓本、陈汉第(伏庐)藏纪晓岚阅微草堂烟斗全形拓本等,传世也都十分少见。
周希丁拓商父己爵全形(孙壮读雪斋藏器)
张效彬(1882-1968)是民国时期重要的碑帖收藏家之一。本期展出首都博物馆藏张效彬旧藏善本碑帖四种:明拓《石鼓文》卷、旧拓《吴天发神谶碑》册、旧拓《隋龙藏寺碑》册、宋拓《定武兰亭序》册,均系首次与观众见面。
今年是沙孟海(1900-1992)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,长久以来,沙先生作为一位金石学家、碑帖鉴定家在学术史上的地位,似被其书名所掩盖,本期碑帖部分特推出“沙孟海与碑帖鉴藏”专题,希望通过展示馆藏碑帖拓本上沙先生当年的题跋、题签等文物墨迹,帮助大家更好地认识其作为学问家的另一面,并以此寄托我们永远的缅怀之情。
沙孟海先生(1900-1992)
沙孟海跋宋拓《姑孰残帖》册 浙江省博物馆藏
本期展出的历代善本碑帖还有:浙江省博物馆藏旧拓《白石神君碑》册(刘鹗旧藏并跋)、《韩仁铭》册(吴士鉴旧藏 “谓京”未损本)、初拓《隋元公暨夫人姬氏墓志铭》合册(陈汉第伏庐旧藏)等。
书法
在明代书坛立轴渐趋流行的时风笼罩之下,手卷这一传统的作品形式,似乎更充满着一种古典主义的情愫。本期书法部分“明代名家手卷专题”,展出作品十二件,除温州博物馆藏董其昌《赤壁怀古词》卷外,其余均为浙江省博物馆藏品。限于场馆面积,展出作品虽数量不多,但类型丰富,既有王铎、张瑞图等书法大家的精品佳作,也不乏流传有绪,见之于清代以来书画著录者,如王思任临智永章草《千字文》卷(上虞王氏天香楼旧藏)、蒋如奇诗翰卷(王文治旧藏 《快雨堂题跋》著录)、黄道周楷书《唐棣之墓志铭》卷(顾文彬旧藏 《过云楼书画记》著录)。
明王铎临《淳化阁帖》卷(局部)浙江省博物馆藏
明末清初实乃一个悲歌当泣的年代,本期展出的张煌言狱中诗稿卷、归庄《保定张氏殉难录序》卷,可谓这段历史的实录,弥足珍贵。此外,明代著名文学家凌濛初手书的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长卷,亦是难得一见的作者书法真迹。
明张煌言狱中诗稿卷(局部)浙江省博物馆藏
绘画
一部传统意义上的绘画史,往往是由那些最具有代表性的画家构成,而会忽视每个时代作为“沉默大多数”而存在的艺术家群体。本期收录的明人《封侯晋爵图》轴,以及章声、张赐宁、顾大昌、沈复等人的作品,即属于后一种类型。
本期绘画部分重点推出的是“金石家绘画”专题,展出自嘉道以降,黄易、赵魏、宋葆淳、何绍基、李佐贤、吴云、吴大澂、方若、褚德彝等金石学名家的绘画作品十余幅。对于多数金石家而言,绘画实乃治学余事,有的显然功力未深,纯属墨戏之作,但因终日与吉金乐石相伴,取法自趋高古,落笔亦无俗韵,颇可雅玩。
方若山水图轴(赠沈铭昌)云南省博物馆藏
董其昌是南画一代宗师,清代以来,临董、摹董者络绎不绝,本期展出了张大千、吴湖帆、黄宾虹三位现代国画巨擘不同风格的临作,可帮助我们更好地梳理前辈艺术大师们在处理“法古人”与“师造化”两者关系上,不同的理路和途径。
此外,本期展出的《听园校经图》册、沈钧儒之父沈翰的双钩花卉图册,前者与晚清浙江官书局的历史,后者与近代杭州著名的书画社团——东皋雅集颇有渊源,册后名家题跋甚夥,具有极高的文献史料价值。
听园校经图册(选一开)浙江省博物馆藏
文献
傅雷夫妇与黄宾虹夫妇在北平黄宾虹宅院前(1948年5月)
本期文献部分,推出的是傅雷致黄宾虹书信专题的上篇。傅雷与黄宾虹的友谊,堪称我国现代艺术史上的一段佳话。两人毕生虽见面次数寥寥,但书信往返十分频繁。其中,傅雷致黄宾虹的书信,目前大部分收藏于浙江省博物馆,总计一百十八封,另有残简八封。信札很大一部分内容是有关论学谈画,记录了傅雷对黄宾虹和中国绘画艺术的思考与解读,充满真知灼见,堪称“中国绘画史上的奇迹,其深刻处罕有其匹”(王中秀语)。还有较多内容,则涉及筹备庆祝黄宾虹八十寿辰在沪举办画展,以及傅雷为后者推售作品、出版著作、代收润笔等杂务而多方奔走,反映了两人之间至深弥笃的友谊。我们将在《金石书画》第四、五期中,陆续展出其中部分信札。
傅雷致黄宾虹的第一封信(1943年5月25日)
展览海报
展览名称:“金石书画系列展览(第四期)”
展览时间:9月4日——10月25日
展览地点: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
(本文转载自浙江省博物馆微信公号)


责任编辑: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