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新闻月刊!

010-52897789

客服工作日 9:00~20:30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中国新闻时政网 >>文化娱乐 文化娱乐

李宁、安踏陷入天价球鞋风波:价格涨幅高达31倍、存违法风险

浏览: 编辑:中国新闻时政网 时间:2021-4-7 9:44:20
导读:原标题:李宁、安踏陷入天价球鞋风波:炒鞋乱象“突袭”国货品牌,价格涨幅高达31倍、存违法风险“国产天价球鞋”风波发酵数日之后,作为“主人翁”之一的得物平台,于4月6日通过官方微博针对此事发布声明,称近 …
原标题:李宁、安踏陷入天价球鞋风波:炒鞋乱象“突袭”国货品牌,价格涨幅高达31倍、存违法风险
“国产天价球鞋”风波发酵数日之后,作为“主人翁”之一的得物平台,于4月6日通过官方微博针对此事发布声明,称近期网传图中涉及的三款球鞋价格均为平台卖家个人所设定,目前已进行下架处理。同时,得物在对全平台商品进行核查时,另发现20款球鞋也存在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较大的问题,平台均已下架,并对3名涉嫌恶意影响商品标价波动的卖家采取封禁措施。
在此之前,“炒鞋”风向转至国货品牌一事曾遭到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央视等官媒的发声批评,表示“鞋是用来穿的,不是用来炒的”、炒鞋者“借机哄抬‘国货’价格是自断门路”。同时,“如何看待炒鞋热蔓延至国货”、“国产鞋遭鞋贩子炒作身价暴涨”等相关话题也备受网友关注,阅读量破亿,多次冲上热搜榜。
对此,蓝鲸记者联系了李宁、安踏方面相关工作人员,希望了解品牌方对近期“炒鞋”事件的态度,不过截至记者发稿,暂无回应。
炒鞋风向转至国货,短期内价格暴涨31倍,引发官媒痛批
近日,有媒体爆出,在得物App上,包括安踏、李宁在内的多款球鞋售价出现异常飙升情况,如安踏一款哆啦A梦联名鞋,目前售价3699元,相较于499元的发售价来说,上涨了3000元有余;又如李宁韦德之道7 wow7 The Moment超越限量款,最高售价为29999元,相比发售价1699元涨了近17倍;不过,相较于前两者,价格变化方面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,据悉,该款产品发售价为1499元,而近段时间售价已至48889元,涨幅高达31倍。除此之外,得物4月6日通过官博发布的声明显示,得物在对全平台商品进行核查时,还发现另外20款球鞋也存在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较大的问题。
虽然该平台已对上述产品均采取下架处理,但不可否认,炒鞋风向的确已转至国货品牌。对此,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央视等官媒也相继发文表明了自己的观点。
人民网评论:“炒鞋客在商言商没有错,但是不能为了大发横财,就扔掉了伦理,突破了底线。这种无底线炒鞋,不仅导致国产球鞋价格飙升,特别是一些爆款鞋出现了一鞋难求的现象,消费者要么买不起,要么买不到;还伤害了广大消费者的爱国情怀。从某种程度上讲,可以说是在消费广大消费者的爱国心。”
新华社也表示,近年来,国产品牌在科技研发和外观设计等方面都有了长足进步,的确有了迈向中高端市场的底气。加之当前一些洋品牌球鞋因其恶意“封杀”“新疆棉”行为受到中国市场冷落,消费者纷纷用脚投票支持国货,国产品牌遇到良好发展契机。然而,如果因为“炒鞋”导致球鞋爱好者买不到想要的球鞋,进而让国产品牌失去消费者的信任,无异于竭泽而渔,自断国产品牌升级之路。
央视新闻则指出,“炒鞋”这种疯狂的做法和歪风邪气必须被遏制。只有这样,才能保证普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,才能保证行业得到健康发展、不被伤害。
事实上,本次炒鞋风波被掀起与前段时间“新疆棉”事件的爆发不无关系。人民网曾在点评中提到,由于一些跨国企业无理粗暴抵制新疆棉花,遭到广大爱国网友谴责,一些洋品牌球鞋因此受到市场冷遇。广大网友纷纷用脚投票,支持国货,下单李宁、安踏等知名国产品牌。
“出于自身爱国情怀,国内消费者们近段时间加大了对国货品牌的消费力度,这是好事,但与此同时,也给了‘炒鞋客’可趁之机。不过,依靠情怀获得的商机很难持久,‘昙花一现’而已。”业内人士如是说。
服装行业专家马岗也认为,“炒鞋”与养宠物、开盲盒、穿汉服一样只是小众事件,近期只是借“新疆棉花”事件有了小小爆发,属于短期现象,以平常心视之即可。不过如果未来可持续,那对国货而言并非是坏事,因为这也代表着小众消费者的肯定。
律师点评:“炒鞋”属于市场自发行为,过度操作可能存在违法风险
“限量发行”、“故意抬价”,炒鞋一事究竟是否涉及法律风险呢?蓝鲸记者采访了相关律师进行了解。
在上海一平律师事务所倪晔律师看来,“炒鞋”一事属于价值观问题,法律上很难干涉,且目前来看炒鞋是自发的市场行为,只要不违反有关民事行为的法律规定,就不涉及法律风险。
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、资深律师吴刚认为,虽然鞋类产品不属于我国《价格法》规定的政府定价、指导价商品,但如果炒鞋现象严重影响市场经济秩序健康发展,市场监督管理部门、物价管理部门是可以依据相关法律干预、管理的。
分情况来看,从炒鞋的主体出发,如果是商家和外围的黄牛、炒作者串通一气,人为制造供小于求的市场假象,欺骗消费者购买的话,那么首先违反了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要求经营者诚信经营、恪守社会公德的基本义务,将面临消费欺诈的投诉、诉讼风险;此外,对于购买的消费者而言,吴刚认为,理性的消费者是不会加入购买物非所值的购鞋行列,而能买得起高价鞋的消费者中多数人其实能接受这种炒作价格,因此很难认定经营者对这部分群体构成消费欺诈。正所谓一个愿高价卖,一个愿高价买。这是市场自愿买卖行为。
“不过,如果经营者和炒鞋者以炒鞋为幌子,实质在从事非法集资、传销、金融犯罪相关的活动,那他们很可能将触犯刑法,这需要国家相关主管机关警惕。”吴刚如是说。
事实上,早在2019年10月,央行上海分行就曾下发过以《警惕“炒鞋”热潮,切实防范金融风险》为主题的金融简报,其中明确提出,国内球鞋转卖出现“炒鞋热”,“炒鞋”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,提醒各机构高度关注,采取有效措施其实防范此类风险。同时,简报指出,国内已有10余个“炒鞋”平台,毒、Nice、斗牛、当课(get)、YOHO!有货、识货、切克、Drop store、95分球鞋、盯潮等,呈现出参与者数量多、交易量大、价格波动剧烈等特征,各义务机构要加强对涉及“炒鞋”平台的资金交易监测,强化对“炒鞋”平台风险特征的识别。


责任编辑:
分享: